s.k.

抱起我的狮子暖暖就是一个百米冲刺(*¯︶¯*)

。。。
你丫上瘾了

疯狂 6

我曾经用毫不在意来掩饰自己的伤痕累累。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夏念
  时间飞逝,不小心,就会错过暮秋的疯狂。即使是学生,也有着疯狂的心。夏念带着顾晓月,和杨铭越走越近。夏念,也就是顺便认了个哥哥。
  关系,完全不一样了。杨铭宠溺夏念,也变得理所应当。
  但是,舆论呢?我们可以从不在乎自己的言行,但是,却不得不去在乎别人的尖酸,承受着本不该承受的嫉妒。
  夏念,却只能承受。承受杨铭的粉丝的恶语相向。尽管,她喜欢林羲。
  杨铭知道,尽力保护,却又显得那么无能为力。
  5:30。下午,正值放学时期。
  今天杨铭有一个篮球训练,早早地离开了学校,打破了这个固定的回家三人组。晓月家里又有事情,也不得不离开了,只剩了夏念一人。
  风,毫无征兆地胡乱地刮起。天,阴沉的吓人。
  夏念走的时候已经有一点晚了。
  “站住!小贱人!”一道女声突兀地响起。夏念心中疑惑,却并没有在意。那大概是叫别人吧。她心里这样想。
  “贱人,叫你呢!”同一道女声。
  夏念觉得奇怪,便回过头去。入眼的,是一个卷着头发的小太妹。脸上涂着什么不知名的化妆品,一脸的白粉陪着火红的唇色,在稍有昏暗的下午,极其明显。
  心中一紧。
  “请问,你们是叫我吗?”
  “是啊,不然呢,也就只有你这个贱人了吧?不要脸的勾引男生的臭婊子!”同一个声音,明明是女生,污秽的词语却不要钱似的往外吐。
  夏念有些莫名其妙。
  她好像并不认识这个人吧?自己招惹到她了?
  还夹杂了一个大大的白眼。真是拉低我的身份。
  那个女生后面还跟着几个打扮夸张的女生。她都没有见过,看来,是高年级的。
  夏念的思考貌似惹怒了那个女生。
  “哼!小婊子!整天不要脸得跟在我家杨铭身后,整天勾引男生,给谁看啊?”语毕,一勾手,她身后的女生一拥而上。
  夏念有些慌了,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。她打不过这么多人。幸亏她小时候学过跆拳道,还不至于太落后。
  一个后踢腿,身子极快得往旁边一闪。还好,还好。夏念心里暗暗想到。
  十分钟过去了,僵持不下。
  夏念已经有一些气喘吁吁得了。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。心正分神的时候,却并没有注意到一旁的人影,拿着棍子。
  “嘭!”
  肩膀上就是一阵剧痛。一瞬间的黑暗从眼前闪过。
  突然,教学楼那边有男生的谈话传来。夏念心中一惊。这个声音她太熟悉了,这是林羲的!
  那几个小太妹见形式不好,赶忙离开了。
  林羲,你怎么会在这里?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最不希望看到的,就是你。心头泛起的绝望。
  然而,事与愿违,林羲还是注意到了夏念。马上跑了过来。
  “你怎么了?怎么会变成这样!”话语中掩饰不住的关心和焦急。夏念愣住了。林羲,竟然会关心自己?

小小的意外 5

或许,我们的人生中有太多太多的人路过。然而,从未想过,在这其中逗留的,不止是你。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夏念
  已经上完语文课了。夏念急匆匆得跑去看林羲的字。
  林羲的字有着阔达的气质,并不属于他的这个年纪。老孟也对他的字赞赏有加,喜欢得打紧。
  夏念一向很佩服写字好的人,一个原因是因为自己的字,真的不好,也就堪堪到可以看的地步。还有一个原因。夏念觉得,写字好的人,不会太差。
  她颠颠地跑到林羲的身边。
  “你为什么写得这么好看啊?”
  那时,林羲已经是班里的校草了,而夏念却一点概念也没有。她仅过不多的初中时光,一部分给了学习,一部分给了玩,一部分给了顾晓月,还有极大的一部分,用来对付那不明不楚的名为暗恋的情愫。
  他笑了,一下闪晃了夏念的眼。
  “还好吧,随心而写,勤加练习。”他说。
  “好厉害哦!”夏念惊异。
  他笑笑,没有再说话。
  其实,他们那时都知道,字写的好,也可以是一种骄傲。后来,为了怀念某人某事,夏念开始疯狂的练字,疯狂的学习那时林羲所写的字。可是,在她心中,这种近于疯狂的执念,不过是为了怀念。 她的字在变,林羲的,也在变。夏念曾经劝说自己,忘了吧,但,细水长流的爱情,早已深入骨髓。她从不认为那时青春的年少。忘不了的。
  亦如现在,亦如之前。那个初秋之际,在阳光下,静静写字的少年。那个在初秋之际,笑着说,自己随心而写的少年。
  只是,现在的夏念,又怎会料想到以后。
  所谓的随心而活,随心而爱所带来的多少个失眠的夜。
  幸好,还没有到以后。以后,夏念不会知道。
  这时的她也只不过是笑着,把少年的笑容,悄悄地藏在心里。一如她毫无声息的暗恋,毫无声息的爱情。
  
  ☆☆★▲△◆分割线◆△▲★☆☆
  自从上次语文课的“对话”,杨铭和夏念的关系越来越好。张铭是个大男孩,有时候很孩子气,却又极为懂得照顾夏念。
  他也有着两个浅浅的酒窝,笑起来,仿佛整个阳光都是明媚的。脸庞虽还稚嫩,却也不难看出。杨铭的帅气。
  许是因为林羲的缘故。他喜欢打篮球,喜欢的把篮球作为自己人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  夏念,也喜欢上了篮球。她认了杨铭作为哥哥,作为哥哥的杨铭,开始教着夏念打篮球。晓月作为夏念的死党,倒也一齐创建了这个小分队。
  那时的杨铭,优秀已经逐渐显露。一个班,倒是有了两个班草。甚至,成功晋级为校草。夏念很幸运的,和杨铭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友。
  那时,夏念的心中对于林羲的情愫,早已理顺。她知道了一个词,名为喜欢的一个词。而这些事,杨铭当然也知道。
  时间在流逝,而班里的气氛,也开始变得不同。
  夏念自从理清了自己的情绪,就一直不敢和林羲说话。只要说话,心跳加快的异常,总有小鹿在心头乱撞,说话结结巴巴的。怎么说?
  这不像夏念。
  且说班里,或是与校草之一的杨铭走得太近,夏念倒成了女生公敌,顺带连累了晓月。
  被人骂,也是常有的事。
  
  那时的我们并不知道,原来,舆论,真的可以把人逼疯。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夏念

一个迟到的作者内心独白

其实,当这个故事构思出来的时候,有很大一一部分的原因,是因为自己求而不得的暗恋。
  说是暗恋,我却和他连话都不说。初中三年了(我们学校是五四制,我是初三),我们现实生活中说过的话,不超过13句,还有很多都是因为帮老师叫人而说话。
  我很紧张,在和他说话时,或是在他面前时。我并不是不想,只是不敢而已。而这一个不敢,导致了今天的局面。
  我其实经常否定自己,告诉自己,这只是一本小说,并不是真的。却也不得不说,林羲,有着很浓的他的影子。
  我的最好的朋友(暂且就叫她晓月好了)晓月,严格意义上来说,是我交过的第一个真心朋友。我真的很珍惜这个朋友。她长得非常可爱,非常受欢迎,还因为我的缘故,收到了很多同班女生的排挤。其实,她们骂我,我是并不在意的。然而,晓月因为个我在一起玩而被连累,是我万分不想看到的。我很谢谢她,一直陪在我身边。朋友,也无非就是这样了吧。
  晓月,我真的很喜欢你😊
  我真的很珍惜,和你的这一段友情。
  再说说杨铭。
  他是我的男闺蜜哦。打篮球很好的(虽然不如他好),长得。。。。也还算可以啦,只是,唯一美中不足的是。我不希望你放弃自己。
  现在离小中考还有不到一个月。我真的很希望你能静下心来好好学习。我很希望,在以后的日子里还有你参与,有你陪伴。真的。
  如果你能静下心来好好学习,努力拼搏,度过这不到一个月的时光。我想,你会创造奇迹。
  我相信,你能创造奇迹。
  我相信,你能陪我走下去。
  
  不知道现在补救还来得急吗??
  杨铭,长得那叫是一个帅啊!!有内涵,老铁,稳!!!

题外话

在这里,我插一个小小的题外话🌝🌝🌝
  有几个个问题一直困扰了我很久。
  你们的第一个异性朋友是什么样的???
 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???
  你最好的异性朋友又是什么样的???
  你们又是怎么认识的???
  
  
  其实,说来有些无聊,我大概只是有感而发而已。我想知道,遇到一个真心能走下来的异性朋友,是有多么的幸运。
  我真的很希望有一个异性朋友
  疼我  就像亲妹妹一样
  他可以不优秀,只要努力就好了。
  努力成长
  努力发展自己
  努力成就更好的人生
  我可能并没有权利去选择你的人生
  但是
  我想
  大多数人都很希望
  自己最好的异性朋友
  可以和自己一样在自己的青春,自己的年华绽放属于自己的精彩
  那时
  我们可以骄傲地和别人说起
  我有一个男闺蜜
  超级优秀
  你有吗?
  
  
  你愿意分享属于你的专属故事吗??
  
  欢迎勾搭
  
  分享属于你的
  
  独家记忆😊

情不知所起 4

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情深。
  
  是以,从上次操场一事起,夏念想要忽略的异常的情愫,却终究是显现出来。不深不浅,不浓不淡。
  似乎,融入一个你,刚刚好。
  林羲,你知道吗?夏念的心很小,小到装下一个你刚刚好。
  那时,夏念正迷的鹿晗疯狂。说实话,也不只是疯狂了一两天了。有一句话,常常被林羲拿来用。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,再也无法忘掉你容颜。同一句话,不同的解释。适用于鹿晗,适用于林羲。
  那时的大课间,同学们还是要跑操的。不大的操场,坐落在弯弯曲曲的小巷中。总会有一两面别样的墙,渲染来一簇天边的霞光。
  虽在小巷,许许的清凉,总会装点在学生们的心房。
  课间。
  上堂课,正是语文。班主任老孟(想必你不会不知道她是语文老师吧。。。什么,我并没有说过??可是前面明明又说是语文课的说🌝🌝)要求同学们自选一篇诗词,写一幅硬笔书法作品。班里写字好的同学不少,很不巧,夏念并不在其中。也罢,夏念也只得认命,从记忆中挑挑捡捡,最终,选了一首徐志摩的小诗。
  
走着走着,就散了,

回忆都淡了;

看着看着,就累了,

星光也暗了;

听着听着,就醒了,

开始埋怨 了;

回头发现,你不见了,

突然我乱了。
  
  不知为何,夏念有一种突如其来的共鸣感。眼神下意识就在教室中寻找。而目光落户在一位少年的身上。微微伏身,从一旁似乎还能看到淡淡的酒窝出现的痕迹。眉下留有一团小蒲扇,在阳光下渗出星星点点的金光。
  林羲认真执笔写字的模样。全然不顾,身旁碎了一地的金光。
  看呆了。夏念的第一反应。
  杨铭就坐在林羲的身后,似乎是注意到了夏念投向这里的目光,挥了挥手,挤成了一脸的窘迫样。夏念稍稍回神。他的嘴唇微动,做了几个口型。
  夏念读懂了。肿么办,我不知道写哪一篇啊!他说。
  夏念笑了,笑的粲然。凉拌。她说。
  将目光收回。一笔一划地书写,就像,写者全世界。
  夏念从不知道,此情,何时而起。
  
  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习惯搜索你的身影,一眼找到你。       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夏念

心悦君兮 3

初一,正是青春的初始点。而那些被允许任性的年代,叫做青春。
  夏念的初中生活,就这样启程。
  只是,她的生活,可能微微偏离了些轨道,只因一个名叫林羲的少年。
  秋初之际,天气闷热的厉害。夏念和顾晓月 (顾晓月是夏念学校最好的朋友,小小的一只,虽不精致,却有着细微的雀跃,是很干净的一个姑娘)漫无目的地散着步,在操场上。天空散着极其微小的雨丝,漾到大地。
  不远处的篮筐下,有几名男生正聚在一起,打着篮球。
  隔得并不远。夏念喃喃着。拉起晓月(夏念对顾晓月的爱称,相比而论,晓月给夏念起的爱称“夏天”,真的不知道到底是什么鬼嘞。。。)的手,抬腿就往前走。
  不知为何,篮球直直地扑向她们这边,随之而来的,还有一声略带焦急的呼唤“夏念,小心点!”毫无疑问,干净的犹如醴泉的音乐。林羲的声音。
  夏念的脸,顿时羞红。
  篮球并未丝毫停息,马不停蹄地奔向夏念。一个转身,一个跳跃,一个反手。球,稳稳地停在夏念的手掌心。
  事情发生的太快,快的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  应声而来的,还有另外一个一起打篮球的男生,杨铭,赶忙跑过来,含满歉意地说:“真是对不起,刚才的那个球是我打的,你没事吧?”“没事的,给你球。”夏念笑笑。并没有打到人,又何必多生事端呢?
  “夏念,你的篮球打的很好嘛?你有学过?”林羲的声音突兀的响起,夏念的脸,迅速爬满了红晕,就像天边的夕阳。杨铭也在一旁附和着林羲。
  “没有的,我并没有打过篮球。”不知为何,说这话时,夏念的心中仿佛藏着一只小鹿,焦躁不停。远处已经有人在叫了,夏念和晓月一起道了别。林羲笑了笑,拍了杨铭的肩,跑回去了,只剩两道影子在阳光下拉的修长。
  “别看啦!人都已经走远啦。”晓月笑着扭了一下夏念的腰,只是无意间的一句玩笑,却并未注意到,夏念眼睛里流露出的丝丝窘迫。远处的男生,挥洒着汗水。漂亮的三分,一个扣篮。
  原来,她从未发现,他的篮球打得那么好。
  原来,他知道我的名字。
  原来,篮球也可以很好玩。
  夏念笑了,带着心中的愉悦,和晓月在操场上边走边唱。从南,唱到北。婉转的歌声中,不难听出,掩饰不住的快乐心情。
  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.
  

蝴蝶 2

蝴蝶,飞不过沧海。
  这是夏念最初的感念。初见过后,是夏尽的寂寞。夏念,也只是自认为,林羲只是自己的惊鸿。那日阳光下的少年,定格成画,留在夏念的心中。
  军训。是年少时代里一群人的狂欢。这一群人,叫同学。它还有个名字,叫青春。
  周五下午,检阅,开始。
  不能不说,夏念的班级,还是很团结的。别看平日里打打闹闹的,今天,竟一点也不怯场,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声吼着,任凭豆大的汗不停地从额头留下。夏念把自己当做是一位士兵,打了胜仗,光荣归来。不知是不是心里作用的缘故,竟也真喊出一种热血澎湃之情来。操场的一边,有她的妈妈,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。夏念心里一阵骄傲,更加卖力了些。
  检阅结束,毫无疑问的,最优秀班级,是夏念的班级——初一五班。只是,众人希望时间可以过得再慢一些,因为,离别的时刻,也将到来。教官哭着,硬是把自己的QQ留下,说让同学有事没事来找他们玩。很多女生都哭了,唯有一个例外,夏念,她并没有流眼泪,她知道,人生的离别太多,总不能用悲伤的情绪冲垮自己。她拼命地记着,慌忙地回忆着,同时,也在呆呆地立着。她将这段回忆小心翼翼地用盒子锁好,埋藏在心田的某个角落。
  下意识的,夏念在人群中搜索着林羲的身影。他在低头写者什么。素衣,白纸,碎发在额头温顺地搭着。他写着字,她看着他。偶有一两只蝴蝶闯进,融入此刻的安静。此时,心底有着什么,正在慢慢发酵。夏念慌乱的扭过头,显得有些做贼心虚。离别的到来,那样沉重。林羲不知什么时候早已走上前,将手中的白纸递给教官。白纸上只有两行字,看来是一首小诗,在纸上斜斜得印着。
  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。
  那是的夏念,太小,看不懂其中蕴含的意义,只是单纯的把它牢记于心。望着林羲的侧颜,微微出神。怎么会有长得这么好看的男生?林羲走回座位时,带着一袖的微香。夏念在心中冲着林羲大喊犯规,却忽略了自己泛红的脸颊。这淡淡的清香夹杂着薄荷,染青夏念的一路流年。
  原来,下意识中,他的一切,她都想埋藏在心底。
  那时,窗外阳光正好。之后的某一时刻,夏念也曾想起。那年,那少年,那淡淡的青春的暗恋。只是,每当这时,身边的人总是从后环住她,在心中感叹。还好,我曾遇到你。还好,我未错过你。
  蝴蝶飞过的夏天。夏念将林羲悄无声息地刻在自己的生命里。
  原来,蝴蝶也曾飞过沧海。
  军训结束。

初见 1

夏日的天,毫不留情的炙烤大地。心,难得的,轻快无比。
   新校园并不大,落根在深深浅浅的胡同里,到显得别有一般风味。只是初一的新生报到而已,本就不大的校园,倒是显得更小了些。夏念有些诧异,闹着问妈妈,才知道,这里,是初四大哥哥大姐姐的校区,而我们的校区,在旁边。这里是个小城镇,经济并没有多发达,连九年义务教育,也还是五四制。新校区?夏念已经参观过了,只是大一点点,好一点点罢了。真的只是一点点!她在心底,默默吐槽。
  暑假的时光从来不会停息自己流9逝的脚步,就如一只小鼠,匆匆忙忙的8跑过青葱的年少时光。
  上学的时间,掐着点,如期而至。
  与所有学校一样,初一开学,无非就两个任务。一,认识同学。二……军训。总的来说,军训,夏念是期待着的,只不过,也仅仅是期待而已。而这仅有的期待,却随着军训后的镜子中越来越黑的自己,消磨殆尽。当然,这就是后话了。且先说夏念,几个字概括,静若画中人,动若院(我是不会告诉你,是神经病院的ヽ(ー_ー )ノ)中人。从生下来起,这性格,倒也不知到底是随了谁,一直苦恼了夏念的父母。话虽如此,夏念静如画中之人,一双鹿眼带着雾气,倒是没有小说中的长睫毛,但,细碎的睫毛带着大眼扑闪起来,着实可人。鼻梁也是翘翘的,还天生长着一张樱桃小嘴,不得不说,老天带她真的是极好的。学习嘛,先不说上小学时的事了,自从是上了初中,夏念的成绩,虽不是最好的,但好歹也在级部前十里混了个脸熟啊。
  言归正传。刚开学,正是夏末,酷暑似乎恋上了这个世界,久久不愿离去。夏念打着从小“老实人”的旗号,愣是不敢稍稍偷一点懒。教官的个子很高,皮肤黝黑,长得是一副标准的军人长相。大概是第一次带班军训,有点压不住同学,被同学软磨硬泡,竟是属夏念的班休息的最多。体育委员是个“霍比特人”,很小,很“精致”(很有活力,运动真的很好),不过,夏念没有太在意就是了。
  初遇林羲,是在军训的第三天。
  不得不说,夏念的教官真的很大条,直到军训的第三天,才想起让孩子们互相介绍一下。那天,窗外的阳光正好。夏蝉,浅吟低唱。互相介绍,不单单是单纯的介绍自己的名字,还有一项很重要——表演才艺。夏念从小学舞蹈,古筝,对于这些,从来不带怕的,上去,跳个傣族舞,下来。从容不迫。还有一个女生,声音婉转,上台朗诵了一首小诗,便下来了。夏念觉得,这个女生,真心长得很好看的。
  介绍进行到一半,一个男生走上台。那时,金光碎满一地,他,迎着阳光,上台。他很爱笑,笑起来脸颊边有两个浅浅的酒窝,在上面安安静静的立着。那双眼睛里充满着星星点点的光。夏念不由得看呆了,陷在那双眼睛的星空,无法自拔。他弯起嘴角,缓缓说道:“我是林羲,以后,请多指教。”
  在那一刹那,夏念的脑海中飞快的掠过一句话。
  青春里,又有谁对谁的念念不忘,谁许谁的豆蔻华年。